精神偷袭”!日本给山本五十六还魂

精神偷袭”!日本给山本五十六还魂四月网 2021-12-30 19:37 

6、

12月30日晚,日本NHK将播出太平洋战争80年专辑电视剧《伦敦的山本五十六》。80年前日军偷袭珍珠港的指挥者是曾被美国所痛恨的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司令官山本五十六。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12月7日以来,日本的电视台不断播出一些有关山本五十六的特别节目,讲述所谓“真实的山本五十六”。

作者| 刘江永

这些精心制作的电视节目通过当年山本留下的书信等,力图证明山本一直认为日美国力悬殊而反对同美开战,但作为军人当国家决定开战时又能尽全力争取胜利。其中似有在安抚美国的同时把山本塑造成一代“军神”之意。

在日本镰仓幕府末期的战将楠木正成,也曾明知寡不敌众难以获胜而宁肯为效忠天皇战死,并因此在二战期间被奉为日本的“军神”,其画像还首次作为2021年版日本防卫白皮书的封面。

再联想到近日海上自卫队与海上保安厅针对中国钓鱼岛举行的联合演练,不能不使人感到日本正从精神和战力两方面发出危险的信号。

80年前的1941年12月7日(日本时间是12月8日),日军偷袭了美国在夏威夷珍珠港的海军基地,造成2335名军人丧生,68名平民遇难。

然而,正当美国开展纪念珍珠港事件80周年活动之际,在太平洋彼岸却出现异动。日本国会跨党派议员联盟“大家一起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之会”所属99名议员集体参拜了靖国神社。其中众议员68人,参议员31人,他们分别来自执政的自民党和在野的维新会及国民民主党,甚至还有9名岸田内阁的副大臣。

这是自2019年10月18日“秋季大祭”以来,在新冠疫情暴发后时隔两年两个月日本国会议员的首次集体参拜。

该会会长、前参议院副议长尾辻秀久称,“是向献身国难的英灵祈祷保佑新冠国难下的日本,而来参拜的”。

这次集体参拜堪称是日军偷袭珍珠港事件80年后,其后代们发起的一次“精神偷袭珍珠港事件”。从选择的时机和效果上看,很可能是经过周密策划的。

2013年12月,时任日本首相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后,不仅遭到中韩谴责,美国驻日大使馆也发表声明称:“美国政府对采取加剧与近邻各国紧张关系的行动感到失望”。另外,美国、瑞士、德国和英国等美欧媒体,也纷纷对此表示“遗憾”或“失望”。

然而,这一次美国则显得麻木不仁,有人甚至不愿相信这一事实。

针对日本政客在日军偷袭珍珠港80周年之际集体参拜靖国神社,除了美联社当天做了报道以外,美方基本保持沉默。

美日之间的战争观、历史观矛盾,被所谓“自由、民主”等共同价值观掩盖。

这折射出与2013年相比中美日三国关系发生的新变化。美国为与中国竞争、对抗,加大了对日本的战略需求,而不愿因靖国神社问题指责日本,以免损害两国“共同对付中国”的“战略友情”。日本右翼政客则得以利用中美矛盾上升之机,在刺激中韩等亚洲邻国的同时,开始壮起胆子尝试挑衅一下美国。

在他们看来,美国年轻人或许早已忘记珍珠港的硝烟,美国老兵业已所剩无几,即使生气也只能无可奈何。

或许有人以为,日美之间早在2016年5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历史性访问广岛,同年12月时任日本首相安倍访问珍珠港之后便实现了“和解”。

的确,日美两国领导人当时都作出和解姿态,安倍还强调日美同盟是开拓未来的“希望同盟”。但由于美日国内都有牵制力量,美日首脑并未彼此致歉。

今年12月14日,安倍在日本电视台访谈节目中称,珍珠港事件与美国对日原子弹轰炸性质根本不同,他绝不接受与奥巴马的彼此访问是“配套互访”。因为美国的原子弹造成日本大量平民丧生,而日军攻击珍珠港则纯属针对军事目标的军事作战。

但他对自甲午战争到太平洋战争,广岛一直是日本对外扩张的军事重镇,以及日本军国主义拒不接受《波茨坦公告》而搞全民“一亿玉碎”的罪责却闭口不谈。

在谈及日本对外战争和殖民统治时,他只是强调当时国际形势对日本的影响,而不愿承认日本侵略暴行和罪责。

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时,仍把发动太平洋战争的东条英机等合祀在靖国神社中的甲级战犯亡灵奉为“英灵”。这或许才是近百名日本国会议员在珍珠港事件纪念日,集体参拜靖国神社的思想根源。

问题是,对此美国能接受吗?

日本国内对此似已司空见惯,而一位居住在美国的日裔作者则在《新闻周刊》撰文称:问题在于,从1978年起靖国神社合祀了在东京审判中被执行死刑的甲级战犯。此后的参拜行为,就有一种“决心将战犯作为受害者而为其恢复名誉是正义主张”的危险。从政治角度来看,东京审判是将接受《波茨坦公告》、美军占领、旧金山媾和、成立联合国等全部融为一体,构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后处理。对其否定就牵涉到对战后体制的背叛,更何况参拜发生在珍珠港事件爆发80年之际,未免过于轻率,“有被用于离间日美关系的危险”。

这不禁令人联想起长期旅居美国的日本学者朝河贯一于1909年出版的《日本的祸端》一书。书中对日本的对外扩张发出忠告,对日美对立前景深感担忧,呼吁日本同中国做友好邻邦。

遗憾的是,他的忠告被淹没在当时日本国内一边倒的好战气氛中。结果不出朝河所料,不久日本便陷入侵华泥潭而难以自拔,日军偷袭珍珠港对美开战,最终战败投降。

一百多年后,日本似乎又在埋下新的祸端。

作者是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环时深度观察